洛蒂

洛蒂

千万别关注我!!!真的!关注我会后悔的!
杂食党!!!
经常删文章!!!
挖坑不填!!!
沉迷学习,高中咸鱼
现主魔道聂怀桑
求评论
——你来了我会珍惜,你走了我不留恋
查看介绍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一版) 心有猛虎 chapter Ⅱ —— 1—3

替一位大大发文章。

LOFTER  @雨忆当年泪 

贴吧  @雨忆当年泪

————

心有猛虎 chapter Ⅱ

——

1

    “杜维,你说千年前伟大的阿拉贡陛下下令建造白塔,会不会就是为了这一天?”辰皇子和杜维并肩站在在白塔前,他正仰望面前高耸入云的巨塔。

    我想不是的,没准他是为了自己好玩——杜维不无恶意地腹诽自己的前世,当然他可不能当着摄政王的面这么说,“也许吧。不过殿下,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不是想阿拉贡怎么想,而是怎么解决北方的罪民们。”

    “扩军。”辰皇子的声音没有一丝犹豫。

    “那军费呢?”

    辰皇子抿了抿唇,“加税。”他不是不知道帝国已经加了不少次的税了,但是现在国库已经空虚到维持现有编制都得东拼西凑,更不要说扩军抵御罪民了。也许这几年自己会被骂为昏庸无道,但是,哼,比起死在异族的屠刀之下,加一点税算什么。随即辰皇子又叹了一口气,一只手搭上欲言又止的杜维的肩膀,“我也知道赋税不可轻动,但是军费亏空,谁也没有办法啊。”

    “哦?”杜维微微一笑,挑了挑眉,“殿下,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吧?”还没等辰皇子答话,杜维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殿下,我愿意捐出军费,五千万……金币!”

    辰皇子的目光骤然凌厉,这么大的数目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他紧紧抓住杜维的肩膀,“杜维,你哪来的那么多钱!”

    杜维后退一步微微欠身说到:“这些钱都是我赚的,殿下你要是不要?”

    辰皇子眼珠一转,然后怪异一笑:“要!为什么不要!!”不过顿了一下,他低声道:“你地条件呢?哼,你这个家伙。没有回报的事情。你恐怕不会做吧。你……你想要什么?”

    杜维不笑了,他脸上的神色凝重,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说出了他的答案:“我要……”他地嗓音忽然从低沉变得坚毅而果断!

    “我要那翡翠河,重新更名为罗林河!我要科特行省。重新更名为罗林平原!我要罗林家族被免罪,我地弟弟加布里,接任罗林家的世袭伯爵!”

    辰皇子听到这里,他心里立刻飞快的计算了一下,然后得出了一个结果。五千万金币的军费,足以建立一支精锐的主战军团了,而且今后几年地供养都可以不用担心……一个主战军团,换一个罗林平原。而且,这罗林平原之前还原本都是罗林家的领地已经几百年了。现在退回去,也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至于恢复罗林家的爵位。虽然有些不体面。自己更改自己的命令,未免有些失面子……不过这个时候。面子也不重要了。

    “好,我准了。”辰皇子立刻点头答应下来。

    “呵呵,还有第二个条件。”杜维嘻嘻一笑。

    “杜维,不要太得寸进尺。”辰皇子略微皱眉,似乎五千万对他的吸引力也不过如此。

    “殿下,我付出了大价钱,也得多一点回报吧?”杜维眨眨眼,凑到辰皇子面前轻声说。这距离近的简直称得上是耳鬓厮磨了,杜维身上特有的气息让他呼吸一滞,随即本着送上门的午餐不吃白不吃的辰皇子一把手按住杜维的脖子,顺势吻了上去。灵活的舌撬开牙关在口腔中扫荡掠夺,而杜维的回应也让他的呼吸粗重了几分。

    就是那种介于芳香和苦涩之间的感觉,像是罂粟一样,一遍一遍地汲取直到彻底沉沦却永远都不够。

    直到都气喘吁吁了辰皇子才恋恋不舍地放开杜维,他干脆就拉着杜维坐在台阶上,抱住杜维的腰,还在颈间嗅了几下才道:“说吧,还有什么条件?”

    “罗林平原既然归还,罗林家的爵位也恢复了……那么,罗林家的私军,也肯定要重新建立的!”杜维淡淡道:“我要地不多,五万!原本罗林家的私军更多,不过我知道殿下您是不太放心下面贵族私军太多地。所以我要的不多,五万就可以了。”

    辰皇子奇怪地看着杜维:“五万私军不多,而且私军是贵族地私有军队,我是不会干涉的,这些你不用和我商量。”

    “可是,这五万私军……我要求调集到西北!”杜维这一句话,立刻让辰皇子脸色一变。

    “不用太惊讶啊,我地殿下。”杜维微微笑了笑:“很显然,为了应对未来的大战,在对外敌之前,我猜,您肯定要急于先扫平内患,否则的话,如果外面的老虎杀进来,家里还有一条狼,那么就完蛋了。所以,我想您肯定是打算在近期内,尽快的解决西北军吧。西北这一乱,我那可怜的一点军队可不够自保……这罗林家原本和我就是一家,我让罗林家的私军调到西北去帮助我,不算太过分吧?这个可要你点头了,否则的话,几万军队随意调动,那么可是反叛的罪名啊。”

    “我准了。”辰皇子点点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眼底忽然起了一抹促狭的笑意,“那我也有一个附加条件。”

“什么?”杜维一愣。

2

    “兹令……即日起郁金香公爵留宿皇宫,实时参与政务商议,以上。”

    杜维嘴角抽搐地看着辰皇子一脸正经地“颁布”皇令,“……殿下你脸上明摆着这条命令里有不可告人的东西好么!”

    “所以,我们去吃午餐吧。”辰皇子丝毫不理睬杜维的反应,拉起杜维往偏厅中走去。嗯,臣子遵从皇令什么的不是天经地义么?

    辰皇子现在心情可是出奇的大好,解决了军费问题不说,昨天晚上还心愿得偿地和他的郁金香滚了床单,更重要的是杜维也是顺从着自己的!顺从顺从顺从!重要的事说三遍!这就意味着朋友关系正在向情侣方向发展啊,这是本来打算立刻调离杜维回西北的辰皇子想都没想过的事。

    至于罪民什么的,有名满天下的郁金香公爵坐镇,怕什么?哦,至于鲁高和草原人,也一并交给杜维去收拾好了。

    所以心情大好的辰皇子在午餐时还多喝了两杯红酒——当然不会有人看见其实是杜维端着杯子喂过去的。

    当天下午,辰皇子就召集身在帝都的重臣大佬们,在圣•荆棘花 •辉煌大殿中以不容置疑的态度颁布了新的决策。

    扩军令一出,整个大殿内鸦雀无声。没有人知道摄政王究竟发的什么疯,前些日子不是还说只抽调南方兵力吗,怎么突然又决定扩军了?

    那可是整整一个主战军团啊!

    大臣们偷偷看了一眼坐在左下第一的杜维,要知道从教宗面见摄政王一直到扩军的决策这一天时间里,这位郁金香大公可是一直在殿下身边,搞不好这扩军还是杜维给提议的。可是看着杜维嘴角依旧挂着的几丝微笑,大臣们一致认为这位少年公爵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不知道这偌大帝国在财政方面却是连年赤字。他不知道不代表财政大臣不知道,穆内斯咬了咬牙硬着头皮上前大声道:“殿下,我反对!”

    “理由?”

    “没钱。”财政大臣说完还看了一眼杜维,他只觉得这件事和杜维脱不了干系。

    “哼,”辰皇子冷笑了一声,“偌大帝国,偌大帝国!每年百姓上交的税高达五六千万金币,就算除去庞大的军费和各种必要开支,那剩下的部分可是至少还有三成!可是现在却只有一个个赤字!钱呢!财政大臣能否给我解释一下?”

    “咳。”杜维轻轻咳嗽两声,他知道摄政王对于财政署的贪污不满多时,但是现在不是商议那种事的时候。

    听到提醒的辰皇子深深吸了口气,压下对于财政署的不满,转而目光扫了一眼杜维,对着殿内的一众大臣说到:

    “郁金香公爵杜维,愿意为新主战军团的建立捐赠金币五千万!”

    嘶——在场的人都不免倒吸一口凉气,好家伙,天底下谁都知道他郁金香公爵有钱,可是没想到竟然有钱到这种地步,五千万金币眼睛眨都不眨就扔出去了!那可是帝国整整一年的财政收入啊!但是事已至此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反正后面有财大气粗的杜维买单。

    “颁布荆棘花皇令!”辰皇子的声音低沉缓慢,一字一字的回荡在大殿里:“……扩军二十万,以帝国主战军团标准,着令宰相罗布斯切尔代理军务大臣,帝都治安署统领卡米西罗,封男爵爵位,加将帝国三等将军军衔,财政大臣穆内斯为财政统管,帝国四大战区,同时进行征召预备役,一年……不,半年!半年之内,我要看到一个新的帝国主战军团!”

    “是。”宰相罗布斯切尔、穆内斯、卡米西罗一同出列领命。

    会议一结束,杜维之外的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今天摄政王的气势格外慑人,压的所有人都战战兢兢。

    “宰相大人,卡米西罗大人,”杜维快步走到两人身旁,笑着说,“今晚我想在家里设宴,不知能否请二位赏光?”

    “当然。”宰相的眼中露出一丝精光。

    卡米西罗也看了杜维一眼:“既然是公爵大人邀请,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郁金香公爵府上的美食想必是冠绝大陆,哈哈哈!”

    “嘿!比利亚叔叔!”比利亚看到杜维站在一旁朝自己招手,立马就在别人羡慕的眼光中快步走了过去。如今谁都知道这几人是辰皇子的小班底,对于绝大多数的重大事件那几人的建议可都是有着几乎左右摄政王决定的影响力,尤其是那个郁金香公爵,那可是摄政王面前最受宠的重臣。周围人也只有暗暗羡慕的份。

    “还有比利亚叔叔,能否请您也一并赏光呢?”

    “既然两位大人都去了我比利亚能不去凑热闹吗?”

    “那今晚,我便在家中恭候各位了。”

3

    杜维并没有转身回皇宫,而是回到他自己的公爵府。今天摄政王突然不声不响做出这么一个决定,肯定是需要给出一个解释的,而原因又不好明说,那目前唯一知晓整件事情来龙去脉的便是最好的传话人。辰皇子并没有在会议结束后出言留下杜维便是出于这个原因。

    而这,就是默契。也是辰皇子最欣赏杜维的地方之一——聪明人之间不需要说的太明白。

    不过这也可以看做是辰皇子对杜维的一个小考验,他们并没有提前说好,而是通过会议上的一个小细节来彼此传递信息——因为连这种程度的暗示都不能理解的人是没有资格和他辰•奥古斯丁并肩的。

    当然,杜维很好地证明了自己。

    

    傍晚,郁金香公爵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杜维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吩咐下人们都退下去,而他自己也施展魔法,弄了一个静音结界出来,看得其他几人面色都是一肃。要知道魔法师是大陆上不可多得的职业,而除了修炼之外能值得魔法师施展魔法的事情可是少之又少,而这种结界类的魔法是相当消耗魔力的。眼看杜维不惜使用魔法来保密,几人心中都闪过一个念头——

    出大事了。

    “几位。”杜维率先开口,“今天我请几位来赴宴的目的想必大家都知道了,那我也就长话短说。”

    他叹了口气,“要打仗了。”

    “和谁?”和杜维关系比较好的卡米西罗开口问到,“难道是西北……”

    “不,不是。”杜维摇摇头,“关于西北我就直接说了吧,殿下的意思是今年之内,铲除鲁高。”

    比利亚伯爵皱眉,“这么着急?新的主战军团可还来不及训练啊。”

    “用不着帝都调兵,主战场在德萨行省。”

    杜维这话一出,没人说话了。他的意思很明显,摄政王这是想让杜维用他的家族私军去对付西北军啊。先不说西北军剽悍,杜维能不能打得过,就说这可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先例,再者说了,有哪个领主愿意干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估计全天下就他郁金香公爵一人了。

    “公爵大人,既然不是为了西北军,那建立这支军队是为了什么?”老宰相决定岔开话题。

    杜维苦笑一声,“抱歉了,这件事情两年后会公布出来,具体内容我现在不能说,因为一旦说出来,会出大乱子的。我唯一能说的就是……我们将来的敌人十分强大,强大到就算有一百万军队也不见得能打退他们。可我们只有不到三年的时间备战。”

    “我虽然没有见过他们,但是我见过和他们敌对的龙族。而拥有圣阶实力的龙族族长已经被它们杀死了,当初我可是差点死在那条老龙的手里呢。”杜维最后说了一个并不好笑的笑话。

    “公爵大人,你能确保这一切都是真的么?”几人的面色都十分古怪,但是见杜维说的这么肯定又不敢怀疑。

    “我只是陈述了一个事实,当然你们很快就会相信了。帝都知道这件事的可不仅仅只是我和摄政王。”杜维意有所指地说到。

    还有谁?当然就是神殿的教宗了。

    “杜维,不是我不信你,只是这种消息听起来太惊世骇俗了。”卡米西罗灌了一口酒。

    “所以辰殿下才不能公之于众啊,否则整个大陆都人心惶惶了。”杜维摊了摊手,“辰殿下还在等我,就容我先告辞了。”他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块魔法石放在桌子上,“当然,辰殿下不希望鲁高听到什么风声,几位想要讨论的话还请在静音结界里讨论把,只要把这块石头一摔结界就会破裂。”

    “那我就先告辞了。”杜维朝几人欠了欠身,往皇宫里去了。

    第二天,又有一系列的命令从辰皇子笔下签发出去。众人这才恍然大悟,郁金香公爵那五千万金币不是白捐的,而是换回了罗林家的复起。至于郁金香公爵和罗林家的关系,谁不知道?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3)
© 洛蒂 | Powered by LOFTER